昌都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红楼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昌都信息港

导读

刘志很有志气,深得众人的夸奖,在旁人眼中他就是一个“完”人,一个不折不扣的完人,去白楼(政府办公大楼)报到很是腿勤,回到家一脱完鞋就干活,不

刘志很有志气,深得众人的夸奖,在旁人眼中他就是一个“完”人,一个不折不扣的完人,去白楼(政府办公大楼)报到很是腿勤,回到家一脱完鞋就干活,不折不扣的好干部,好党员,好男人,好丈夫,为什么不是好爸爸呢,原因很简单,因为结婚至今没有孩子,也许两人更有时间恩爱,也许两人需要“的空间”,不容外人插足,哪怕一个小小的小孩也不许插进他们中间来。往往是客人还没进门,一脸绽放已经迎门而开,搞得客人非常的温馨,温馨的有点不好意思进来。  刘志非常的喜欢诗词歌赋,一路走来,像一个诗人,非常的文雅,但做起事来,非常的雷厉风行,像一个将军,他负责全市的交通工程,这几年,为了尽快的脱贫致富,他没少过披星戴月,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他整天的殚精竭虑。  他是有抱负,有理想的,他相信21世纪一定是中国的世纪,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虽然走过弯路,虽然有过曲折,但大步赶上来呢,中国人是不骄不馁的。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玩赌术,他的爱好就是看书阅读,在阅读中充实自己,在看书中开阔自己,如果一天休息,他就看一天的书,两天休息,他就看两天的书,他的爱人非常的理解他,非常的支持他,从不打扰他的雅好,总是静悄悄的在一旁画着她的中国画。似乎永远的画不完,似乎永远的陪伴他。他们之间似乎已经形成一种默契,开放的,透明的书房,一个坐这端,一个站那头,满屋的书香渐渐的释放,似融化剂,把二人融合成了一体,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一勾一勒都是那么的自然流畅。  刘志的爱人很少说话,常常以笑示人,似乎一切尽在款款一笑中,凡是来过他家做客的人无不盛赞之。她统统以笑化之。她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如果有孩子的话,她一定对孩子非常的友好,这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可能太过贤惠,外人都不好意思开口问起子女的问题,似乎这些都不是问题,至少在这么“梦幻组合,完美”的家庭里不是问题。  他们的家是蓝色的,像蓝天的蓝,像大海的蓝,从内到外,从大门到窗户,都是清一色的蓝,那种夺人心魄的蓝,贯穿了他们全家。也许这是他们的写照,也许这是他们的享受。  他们的生活是很固定的,要不是一次意外,他们的生活依然的那么固定。也许这是一种心境,也许这是一种态度,对人生的从容,对未来的淡泊。  那天即不是早上,雾气缭绕,也不是晚上,星光暗淡,而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中午,刘志正在白楼休息,天气太好,人容易犯困,他的爱人也在蓝色之家中休息,突然,地动了动,天晃了晃,像是跷跷板似的,刘志猛的醒来,地不动了,天定下了。再睡是不大可能的,这是次中午没有睡完就醒来,刘志心里很乱。但还是喝了喝杯水,再乱也是要坐下来的。刚一坐下,地猛烈的震动起来,天也倾斜过来,一眼看去,歪歪倒倒一片,可是没有叫声,没有喊声,难道都睡着了,难道都已经死了,这是反映。  刘志奋力稳住,不像是梦,地震,天灾……完了,刚完工的大桥完了,突然想起这么一档子事,刘志像喝了兴奋剂似的,扔下茶杯,往外跑去。  这个地球已经毁了,碗口大的冰雹砸了下来,像是不置人于死地不善罢甘休似的,像是这些冰雹与人有仇似的,尽往人群聚集的地方砸去,这时的人儿好像知道报应来了似的,不吭不响,不言不语,一个接一个倒下,像是一命还一命,一命抵一命似的。刘志冲锋陷阵,像小时候看见的那些战争片里的英雄似的,这时的他好像已经预感到自己不会死,死不掉似的,一往无前向前而去,那么多公路断了,那么多桥梁塌了,他不管不顾,径直前冲,好像已经看见人生的尽头似的,前天刚通车的大桥已经不见了,彻彻底底不见了,完完全全没有了,刘志很是诧异,像是看见外星人似的,记得非常的清楚,就是这,就是脚下,就是这片土地,自己每天来往反复,不计多少次呢,因为这是目前市里的一项工程,能马虎?能怠慢?不能呀!打死也不能呀!可怎么说没有就没有呢,好像自己从来没有出生,从来不曾来这地球走过一遭似的,刘志双眼瞪大,还是一无所有,天是那么的蓝,水是那么的静,像是这没有发生灾难,像是到了世外桃源似的,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安静,脚下的河水静静的流淌,天上的白云静静的飘移。  刘志看着平平的河面直直的发呆,难道这是在梦中,一个不小心穿越时间的隧道来到梦中,不能呀!身后分明很是清晰,哗哗啦啦的响个不停,能感觉到,不光冰雹肆无忌惮的落下,像当初的人儿无所顾忌似的,地下还蹦出了成群的血浆,像以前被杀的动物似的,这些血浆带着呼啸,滚滚而来,像是不破坏掉一切决不休息会似的,刘志的眼前还是那么的安静。  刘志要转头,既然大桥没了,河也过不去,那就回吧,回白楼吧,还没到下班时间,上班时间快到了。突然,河水没有向两边分,而是急速向下沉,一眨眼的空档,水没了,一座巍峨高耸的红楼出现了,出现在一片云雾环绕之上,像是仙境,像是梦幻。刘志睁大眼睛,想看看贾宝玉还在不在,那些美女还在不在……近特爱看《红楼梦》,翻来覆去的看,没头没脑的看,像是不看,就是对不起自己似的,对不起自己什么呢?这时的刘志像是想起了还有一个爱人似的,朝家的方向望了望,已经没有蓝色,天不蓝了,水更不蓝了。红楼倒是异常的红艳,像是刚从蒸笼出来似的,还那么的娇艳欲滴。引人不得不向往。  红楼门开了,没有人出来,刘志很好奇,怎么没人招呼,像是身后已经没有冰雹,血浆已经撤去似的,刘志走向红楼,脚非常的小心翼翼,非常的如履薄冰,第二脚虽然还是谨慎,但好多了,第三脚不用担心,要死早死呢,根本不容跑到这,早就被冰雹砸了,被血浆吞了。命该如此,心之索然。  一跨进红楼,真是好呀,真他妈的人间仙境,当然作为一个高级干部,一个党员,刘志没有骂出来,痛快的骂出来,而是生生的咽进肚去,如同开党代会,想放屁,也得忍着,不然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不是一个服务于人民的干部。还没使唤,大厅大桌上已经摆好酒水,上等的酒,昂贵的水,平时自己都不喝酒,只喝开水。这下要喝了,突然,杨秘书不知怎么进来,刘主任,喝酒呢?喝什么酒,这是敬酒,敬天敬地,来,还不快坐下。杨秘书哪敢坐,连忙屁颠屁颠的过去,端起酒壶酌起酒来。杯敬天,刘志向天举了下,一口喝了,爽呀,真他妈的太爽呢,心里暗暗叫道,第二杯敬地,朝地瞅了一眼,算是给土地佬一个面子,一口喝了,第三杯敬党,党在心中,不用敬了,一口喝了。好酒量。杨秘书脱口而出道。说什么呢,说过多少次呢,一定要实事求是,这不是在喝酒,这是在敬酒,懂不,不懂回去查查字典,谦受益,满招损,不会错的。哦,知道呢,我等下回去一定好好查查字典,一定不会辜负刘主任的大力栽培。现在就去,时间如金,这么慢,以后怎么升呀,学着点,跑得快有得吃。谢谢刘主任的良苦用心,我这就回去查字典,刘主任喝好。回来,掌嘴,刚才怎么强调的,怎么三审五令就是不听呢。哦,敬酒,敬酒,刘主任好好敬酒,我回去呢……  刘志兴致很高,喝起酒来很是放得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刘志以前一定不是酒神,就是酒仙,哪里知道他以前滴酒不沾。慢慢的趴下了,还好桌子够大,能承载得起刘志高大魁梧的身材。热,一身的燥热,以前睡觉前,总是洗刷完毕,慢条斯理的穿好睡衣,然后进入被窝,一觉睡到天亮,像是睡衣是他的保护神似的。今天,热的只想脱掉睡衣,其实他根本没有穿睡衣,穿得是西装革履,几下脱去人模人样的装束,刘志沸腾了,激情洋溢,以前老是看书,看得人一点冲动都没有。这次要勇往直前,直捣黄龙。似乎像是上天眷顾似的,这天可真是一柱擎天,以往睡衣里面的身躯可是异常的冷静,冷静的没有一点动静,今天动作幅度可大了,进进出出不下三百回合,那种一泄千里之快感,有如飞流直下三千尺,让人激荡不已,久久难以忘怀。原来可以的,自己可以的。  刘志突然想起小时候,那个时候的爸爸妈妈由于阶级意识不够坚定,被再教育,被再改造,自己就被爷爷奶奶一手带大。奶奶凡事火急火急,爷爷总是悠哉悠哉,夹在这两者之间,刘志享受的是火与水般的日子。一个晚上,奶奶没有讲故事,白天累死了没心情,爷爷没有讲故事,悠哉惯了睡着了,突然,邻村火把冲天,映得窗户格外的火红,刘志本来就睡不着,这下更睡不着,翻腾起来,打开窗户,还没直起,啪的一声,坐到炕上,正压到奶奶腿上,哎呀!抢劫!什么?外……外面?奶奶腾的跃了起来,这时的爷爷只是侧了侧身,依然睡得那么的香甜。原来是要生孩子,一大队人打着火把来请奶奶去接生。刘志没有怎么思考,好像不用思考,紧紧的跟在奶奶身后跑了去。一大屋子人,围了一圈,透过人群间的缝隙瞅见炕上躺着一人,横七竖八的扭曲着,那痛苦的揪心的一高一低的呻吟像水银似的无孔不入的渗透着,搞得围观的人站也不是,靠也不是。风进来了,还是重量级的,知趣的人儿快速的闪开,让出一条过道,奶奶风风火火的迈了进来,其神态像是视死如归的巾帼英雄似的,明知前有火坑,依然那么坚定,那么坦然。刘志看着奶奶很是麻利的把手伸入一个什么里面,捞了捞,像是抓泥鳅似的,一会,红红的一片红,直往外喷,像是山泉爆发似的,奶奶一用劲,一手握住一双小小的脚,停了一下,果断的往后一扯,一个血淋淋的东西出来,从那个四周长满毛发的洞口滑了出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同时,一团脓血飞向刘志,正中脸庞,这下,像是奏乐似的,两阵哭声此起彼伏,直笑得周围的人成了一锅粥,分不清彼此,模糊糊一片。刘志不知道怎么回家的,回到家后就睡不着,没有做噩梦,没有冒冷汗,只是盯着屋顶,像是要洞穿似的,一动不动的盯着,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放着电影,印象很是深刻,像用刀刻上去似的,生平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女性重要的部位。刘志后来拼命的想,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鬼使神差的进了内房,还看了那个东西,照理说除了奶奶旁人是不能进入的,多不方便!就是因为这一次,彻底改变了刘志的后来。  后来刘志下面的那个东西好像没见到过一柱擎天,如果不是为了实在憋不住,很有可能把那个东西割去,总之,那个东西没什么用,虽然随着年岁的增长,那个东西也跟风似的增长,但总觉得是个累赘。到了大学,很是自然认识现在的爱人,一毕业,工作一落实,很是自然的结婚。此时的结婚像是完成一件任务,像是找到一个知音,谈谈天,做做饭,扫扫地,看看书,日子就这样一天接着一天的流逝,爱人倒是暗示过,但一到睡觉时,刘志必定套上睡衣,不管春夏秋冬,好像不那样套上就不安全似的,也许骨子里,打心眼不想看见那个东西。既然这样,也不强求,罗曼蒂克式的生活不失为一种浪漫。  现在的刘志云里升雾里去,身心受到极大震撼,原来生活可以这样的,此时此刻的刘志深深懂得当初为什么亚当与夏娃冒着巨大风险偷吃禁果,这么巨大的快意哪是巨大风险所能比拟的。正要再次“势如破竹”时,杨秘书气喘吁吁的跑来了。刘主任,我学习过呢,深刻体会到你的高瞻远瞩,请你多多赐教,定是感激不尽。知道就好,知道现在要干什么吗?做什么?老是说三个代表,老是讲深入实际,不能光挂在嘴皮上,要时时刻刻用于生活,明白吗?这个,这个……?慢慢来,不能一口吃个大胖子,比如说有个女同志,很有礼貌,很有涵养,非常的谦虚,非常的好学,现在她要跟我切磋切磋,我能说不吗?杨秘书摇头晃脑,不明所以然。当然不能呢!当官为谁?执政干啥?不就是服务于民,为民服务吗?我们要充分的做好公仆的本质工作,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全方位吗?有进步!知道接下去做什么吗?更深入?接着呢?更彻底?接着呢?泄气呢?说什么呢?我该走了!蛮聪明吗?杨秘书正要匆忙而出,刘主任叫住了,那种态度,那种雅致,与以前在白楼毫无二样,很是令人信服,信服的相信刘主任要干“正”事,要做“大”事。当为民的与为官的谈天说地时,要有足够的空间容纳,要有足够的胸怀宽容,懂了吗?知道呢!刘主任!知道呢?知道呢!辛苦刘主任呢!我走了!回来!这么点事能说辛苦,能叫苦叫累吗?我,我……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当年同志们“挖”窑洞的事呢?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当年先辈们“过”草地的事呢?我们不能忘记过去吗!我们要一如既往的“势如破竹,直捣黄龙”吗!刘主任!我错了!我马上回去写个检讨!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杨秘书夹起尾巴灰溜溜的出去呢!写长点,写好点!写深刻点!要一针见“血”,我这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对于群众需要我们付出极大耐心!估计杨秘书一会半会不会来!刘主任心潮澎湃!血涌如浆!从上面到下面,从内到外都武装好!上面是两眼如珠,生怕错过什么,遗漏什么,“窑洞”很深,“草地”很肥,下面是一柱擎天,再“深”,也阻挡不了它的不断“深入”,再“肥”,也满足不了它的到处“播种”,此时此刻,刘主任有如神助,汗如雨下,全身似火,星星之火,迅速燎原。  刘主任看不见对方,这是红楼跟别楼不一样的规定,当然对方也看不见他,只要走进红楼,眼睛顿时失灵,一切看不见,只能用心感受,眼睛还是睁着的,全身都是自由的,但就是看不见东西,此时的眼睛如同心灵的窗口,只能隐隐感觉前方有座山峰,非常的凹凸不平,曲线非常突出,需要攀越,需要攀爬,像是党指派的任务,像是对党表述的忠心,也许“跃”过之后就能重现光明。遥想当年三座大山都能跨越,这点小山能奈我何?也许黑暗中,无法透视,撒旦才能挥洒自如,刘主任才能自由驰骋,双手紧握,像是握住了方向盘似的,前后而入,像是环形包抄,一网打尽似的,左右突进,像是吹起冲锋号角,发起冲刺似的,呼叫声,呻吟声,声声入耳,杂糅而成,有如交响乐,时而舒缓,时而激扬,像是已经看见太阳正从东方升起,像是已经看见明天过后的自己似的,刘主任高昂起头,久久不动。红色的霞光铺满了红楼,红楼更加的鲜红夺目。  刘主任回来了,回到白楼上班了。工作照旧,烟酒不沾,一下班,就回家,好男人,人人夸。转眼周末来临,跟往常一样,刘志看书,爱人画画,很是安静,一天将去,刘志起来伸伸腰,望望窗,依稀瞅见爱人画画完成,一幢巍峨高耸的红楼很是显目,刘志摸摸心,挺挺肚,出了书房。很快月亮爬上头顶,窗外树影朦胧,明暗相间的光线投射到刘志的脸上,心上,腿上,看了看,拉上窗帘,睡觉了,依然穿着睡衣,依然很是安静。 共 561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子宫性不孕
哈尔滨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病好
标签

上一页:当我们渐渐长大

下一页:雪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