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这一天永远的纪念

2018-09-15 10:12:04

这一天,是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天。这一天,你能想到天底下伟大的谎言。这一天,是父亲节。这一天,永远的纪念。

小时候家里很穷,我们姐弟四人总是等不到父亲下班,就相继进入甜甜的梦乡。早上醒来,总是只见妈妈忙前忙后的踪影,而极少见到爸爸的影踪。那时候,只知道爸爸很忙,起早贪黑的在一个工厂的炊事班当班长。

那时候,母亲总是睡很晚,她要等父亲讲一些外面的事儿,翌日,会把父亲交待她的一些话一一讲给我们。每次我问母亲,父亲咋那么忙,母亲总是替父亲说:厂子里人多,照顾大家庭比照顾小家庭重要,班长更要以身作则,严于律己。

一次,夜已很晚,朦朦胧胧中,觉着房间有动静,等我睁开眼睛,只见父亲静默地站在我的床头,一眼不眨地看着我和弟弟。父亲见我醒来,轻轻俯下身子,亲了亲我的额头,喃喃地说:怎么醒了,想爸爸吗?睡吧,乖儿子。话说完,帮我和弟弟整理下被褥,踮起脚尖走回他的房间,脚步是那样的轻。

上了小学的那一年春节,父亲不仅买了很多很鲜的大鱼,还亲自下手卤了很多很香的猪头肉,背后悄悄给母亲说,要给我们姐弟补补营养,那一年个春节过完,没有任何嫁妆的大姐出了嫁。现在每次吃鱼,还会想起,那是不是父亲打发女儿的一种隐忍和难过。

为了攒够我们的学费,父亲常年加班加点,只为贴补家用多赚些钱。每隔一两个星期,不管春秋还是严寒的冬天,他都要带上我和弟弟去他厂子里洗澡,一是为了炫耀两个儿子的幸福,一是确实为了省钱。

高考时,烈日当头,父亲一直站在外面等待着二姐的好消息,在我们姐弟四人中,唯有二姐学习成绩。当二姐接到录取通知时,父亲眼中噙满了泪水。为此,他还特意邀请亲朋好友一起庆贺。只是等到后来,二姐未能如愿走进那所该去的学校,父亲沉默了好久、好久,一言未发。

那一年,健壮的弟弟一步踏进了赫赫有名的体校,父亲那个乐呵劲头不用提了。尽管家庭负担很重,他还是动员全家从牙缝里省钱,每天为他定购牛肉,摄取营养,只为下一个希望。

后来,父亲退了休,指望家中的割了又割的土地,委实难以养家。为了贴补家什,父亲利用一技之长,在老家村落的一个繁华路口,开了一家饭店,饭店不大,村落里的老少爷们,都爱去他那品尝他的手艺。

待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事业,有心让父亲享享清福,但父亲却说:你的路还长,你的家还要你来照顾……

父亲去世了,很多人都为他的意外车祸而痛心疾首,送父亲上路的那一天,全村的党员、群众数百人自动自发地前来参加了他的追悼大会。满含热泪的六叔在悼词中念道:他不愧一个好丈夫,好儿子,好父亲,好大哥……

淡了,散了,远了,那一天,母亲的好丈夫,父母的好儿子,儿女的好父亲,兄弟姐们的好大哥,我的父亲,他走了,到另一个世界去了,父亲节,我也找不见他,找不到他了。

我的父亲,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的儿子想念你……

这一天,是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天。这一天,能想到天底下伟大的谎言。这一天,是父亲节。这一天,永远的纪念。

激光摄像机
大连通信长途业务
世博花园户型图-宁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