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都信息港

当前位置:

Meerkat的设计师教你如何将产品

2019/04/06 来源:昌都信息港

导读

虎嗅注:本文由Clair Byrd整理,Meerkat的设计师Jacket Swiadek讲述如何将产品简单化,和如何做出一款的App等

虎嗅注:本文由Clair Byrd整理,Meerkat的设计师Jacket Swiadek讲述如何将产品简单化,和如何做出一款的App等问题。原文首发于inBlog,原文标题《INSIDE DESIGN: MEERKAT》,虎嗅翻译。

“Meerkat”是一个视频直播App,用户在上安装它之后,可以通过Twitter账号给自己的粉丝播放直播。这款应用于去年2月上线,志在找到一种能够实现用户即时参与的媒体形式。关于“Meerkat”的更多细节,可以看嗅君之前一篇对它的介绍。

怎样建立团队?

Meerkat是个11人的公司,而我(Meerkat设计师Jacket Swiadek)是的设计师。我和前端工程师、产品副总裁和我们的CEO Ben——这个忠诚的实践派——在一起亲密工作。

虽然我是的设计师,但在工作过程中还是需要和所有人接触——我们这儿的工作环境非常开放、包容。我们所有人都能在项目进程中发挥不同程度的作用。比如,如果我们在项目计划的前期加入一个程序员,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他们做技术的难处,这样我们做设计的就能更好的掌控分寸,兼顾进度,不至于错过时间表上的截止期限。

你们做设计有没有什么套路?

我们会采取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没有甚么固定的呆板的套路。

你工作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甚么?

虽然我的职责是做交互设计和基础动作设计,但公司的所有事我都会触及一点儿。我会把大部分时间花在App上。另外还会花些时间做Web组件,但主要工作还是做App。

你喜欢上级怎样安排工作?

我们的产品副总裁会细化我的任务,并且制定一张项目路线图,所以我总知道下一步该做甚么工作。如果我想做一些路线图之外的事情,我只需要跟他说一声就可以。

你们的设计文化是什么?

我们真没有明确想过这个问题——我们只是包容所有关于产品的想法,其中就包含了我们的设计原则。

一般来说,我喜欢一件事能被快速、爽利、高效地履行,但这件事未必是工作重点。我会尽全力把所有事做好,不管有甚么限制因素,都尽可能去克服。

你们团队面临过的挑战是什么?

保持产品不断改进、美化。我们一直在努力给产品增加新功能,以至于调整功能优先级成了一件大难事。所以接下来我们不会一味增加炫酷的功能,等把优先级的问题解决好再说。

你对那些也在优先级问题上犯难的读者有什么话要说吗?

跟你的团队好好谈谈你的想法,要让他们知道为何要优先解决你认为重要的事情,这很重要。

你们的设计有什么特点吗?

一般来说,设计特点都是由上级决定的。我现在还是个初级员工,一般就是提提自己的想法,但终究决定权不在我这儿。一旦我们知道了要怎样推动项目,就会把项目分解成明确的任务布置下去,给每个人在Trello(企业协同软件)上建立任务卡。

在任务明确后,我通常会在纸上画好原型草图,直到一切就绪再把原型上传到InVison上接受团队的反馈。我同时还会做和动画、动作设计有关的工作。在这个阶段会有很多繁复的工作,但只要我们感觉已经做的不错——或已到了期限——我们就会把它交给程序员。

在你看来,有甚么好方法能让设计师做出来的原型和程序员无缝对接?

Zeplin是一个颠覆式的工具。它目前还是测试版,但你已可以通过它把你的设计作品放在Sketch(Mac设计工具)上,然后让程序员打开Zeplin,检阅全部设计——尺寸、色彩、位置以及任何你已经做好的东西。

在还没用到Zeplin的时候,我不能不把每个元素的性质都记录下来,那很花费时间。我们这儿有一个巨大的白板,就是供我们把原型中没有统筹到的和功能有关的细节问题记录下来用的。

我会在Quartz Composer(交互设计工具)上交叉进行动画设计和动作设计的工作,并且我鼓励程序员在那上面看看我是怎样做动画,和怎么让它动起来的。他们对这类方式没多大兴趣,所以我就不再用这类方式,改和他们当面沟通。这对一个小团队来讲很容易——补充一句,我就坐在我们前端工程师的右手边。

你觉得你们的设计和竞争对手有何不同?

我觉得我们是那种协作能力很强的团队,并且对产品的每一个部份都会敞开来聊。我们想让所有人参与进来——虽然那会使得我们的办公室总是很吵,6个人聚在一块儿争吵一件事的事情经常产生。但到,我们做出来的功能肯定是棒的,由于这是我们团队的结晶。

能跟我讲讲你是怎么确认功能需求,又怎样将它们实现的吗?

我们的产品副总裁负责管理产品需求,我们会通过Trello来新增和整理需求。如果我觉得有一个功能是我希望加入的,我就会自己把它做出来放到Trello上。

我们使用Slack(企业即时通讯软件)交流,我们会相互交换在Twitter或其他地方看到的好点子的链接,并且分享我们对App中新功能的看法。我们团队在提出想法和将想法落地上做的很好。

在Meerkat工作,你的一天都是怎样度过的?

早上,我会去找我们的产品副总裁Uri聊聊,他会给我布置那天要做的两到三个任务。然后我就开始工作了。

我全部一天都会和他交换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们会一直保持沟通。我也会和程序员聊很多,从他们那里得到关于项目时间进度的反馈——如果我们对此了解得够充分,我们就能用更高效的方法去完成工作。

到了要下班的时候,我会和Uri再见一面,梳理一下今天的工作,为明天做好计划。

你觉得在你的设计进程中棒的部分是什么?

虽然我酷爱设计,但它有时确切让人沮丧——作为1名设计师,你有时难免会对自己做出的作品深感不满。我认为很多设计师渴望做得更多,甚至做出突破他们本身能力的作品。

但有时你能做到这点,有时却做不到。

在我的设计生涯中,一直热衷于设计真实的交互动作。不只是单单让它们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儿,而是要深度思考它怎样运转、工作。

你认为设计中哪一个部份是重要的?

关注用户需求

极简的交互界面

大而全的功能

能讲讲在设计进程中你是怎样做决定的吗?

环境、技术限制和约束条件都会影响你在设计中做的决定,所以很难一概而论。我会让我的设计尽量容易理解,尽可能符合大众的逻辑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人生。

我喜欢听Jony Ive关于Apple的演讲,他会讲到他们怎样把设计做到的简化——几近是有些傻瓜式的简化。但当你真正体会了设计的内涵,而不再是一个门外汉的时候,这就会变得很伟大。

当你做设计时,会去关注任何指标吗?

只要我们推出了一个新版本,我就会上Twitter去观察它的反响。这个方法一直都很管用。

当我们计划推出一个新功能时,我们会斟酌有哪些指标是这个功能上线后需要查看的,也包括KPI。一旦我们上线了某个新功能,我们就会通过各种手段监测它的市场反响。具体要查看哪种指标,还是要依功能而定。

在设计进程中,你们怎样做团队协作?

我要和程序员一直保持沟通——这能帮助我了解他们有甚么技术限制,而且由于我有那末一点点编程基础,和他们交换起来也不是很困难。

一切假定总是和现实不符,所以你一定要就你的设计和程序员多沟通,这样才能让工作更高效。

在Trello以外,你怎样管理项目进程中的文档?

我会把我正在做的所有事都放在InVision上,它是我们的‘设计匣子’,我们在那儿讨论设计,规划产品语言。同时我们会使用Hackpad(即时协作文档软件)记笔记。

Trello主要是帮我们贮存和管理已完成的任务,但我们还没有一个专门做文档管理的工具。

你有什么针对跨职能协作的建议吗?

用Slack(企业沟通与协作软件)。这个软件可以让所有人聚在一块儿聊天,还能为每一个部门和团队搭建聊天室。光是能做到这些已很不错了,但它还有更多更棒的功能,它真的能让团队能让我们平静的只有我们自己中所有人都沉醉在他们正在进行的工作当中。

在跨职能合作中,你要学会理解所有人的形色各异的需求,理解他们对你的工作的不同期望。留心这些,不要总以为你知道怎样把事情做到。

你们团队对Meerkat成长如此迅速是怎样看的?

Meerkat开始其实是一个只有一个人开发的小项目,我们压根儿没期望它这么快就能发展起来。而在它上线几天后,整个公司都开始随着它跑了,它让我们重新计划了项目的优先级,并把Meerkat提到了先的位置。

我们如今正在不断地为它增加新功能,并在原来的基础上做改进。

你认为到目前为止,Meerkat的成功需要归功于哪点?

我们没做过任何营销。我们的成功可能是源于Meerkat这个产品足够简单、我们的准备足够充分,和一点点运气。我们一直对Meerkat这个项目很关注,虽然它开始只是个小项目。

你是怎样保持专注和富有创造性的?

我们在Meerkat之前已经做过很多视频直播类App了,但至今Meerkat是为成功的。由于我在一天半的时间就做好了Meerkat的设计,所以我不能花时间去斟酌我的工作做得值不值。我觉得我是不得已才一直这么专注,实在有太多要做的事,太多要改进和更新的功能。

产品上线后,你们的用户基础是怎样改变的?

用户会用一些我们想都没想过的很有创意的方法使用Meerkat。

举个例子,有那么一个房地产中介,在Meerkat上直播展现他在纽约上东区的一座公寓,有很多想在那里买房的潜伏买家会去看他的直播。

我们真没想到直播还可以这么玩,这真的很新鲜。

你怎样跟进当下不断变化的页制作标准和的设计理念?

标准一直在变,但我觉得页标准变得不是很快。我们会在内部关注这些东西,而我们关注的重点主要在其功能性、易用性和兼容性上。

数字化设计还很年轻,它让人们回溯过去,迈向将来,从而找到设计的正确方式。

关于设计的讨论总是很容易激怒对方,由于很多人觉得他们的设计理念就是宇宙真谛。而我认为讨论依然有其价值,它使我们通过交流来努力搞清楚我们需要搞清楚的那些事。在未来某个时间,我们能借此得到更坚固、更前卫的成果,只是目前为时尚早罢了。

Meerkat初的理念是什么?

我们公司做视频直播产品差不多已有三年了。个产品是Yevvo,那时团队里连个设计师都没有,它变成了一个过分复杂,功能太重的产品。

我们在做Yevvo的进程中忽视了产品的易用性,我们不断给它增加一些和视频直播无关的功能。我们终究将它关闭,推出了Air,这是我们次试图去做一个更简单化、更好用的视频直播App。

当我们做Air时,已开始把Meerkat作为一个小项目启动,Meerkat本质上是我们的一个小型实验品。我们尽全力将它的功能简化,做各种尝试和测验,比如将它和Twitter连接,允许预定视频节目等。

我用了一天半时间把它设计出来,我们的程序员用了8周时间将其开发完成。以后,我们继续在各条产品线上做更多的实验,但在Meerkat这里实验进行不下去了——它成功了!

为何你们团队会选择做一个视频直播App?

我来这儿只有一年,但我认为在公司刚刚成立的3年前,人们还没有意想到视频直播App的价值。而现在,4G信号已遍及各处,我们手中的智能都有不错的摄录功能,我们更接受即时的同步的交换方式,所以视频直播这类媒体形式正当其时。

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在发布和分享信息。而接下来我们将愈来愈多地采取一种新的发布和分享信息的方式,就是即时参与。因此,视频直播未来必将是一个庞大的市场。

你怎样将你自己的设计观和审美观和你的竞争对手们做比较?

我们力争做到简单化和易用性。我不会将其他App作为竞争对手,但这个领域的玩家将会有很多,我们行将看到一大堆相干的产品。而我们现在都还在刚入门的阶段,还没有人能真正把它理解透彻。我认为,2015年,我们对这类崭新的即时参与类媒体的理解将更加深入。

你们是怎样提出Meerkat这个品牌的?

很意外。之前,我们花了大量时间给Air命名,这个名字确切足够简单、优雅和规整。而当我们给Meerkat命名时,我们努力想给这个产品起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我们问自己,如果这个产品是一只动物,它会是怎样的。终究,我们将它定名为Meerkat(猫鼬)。

是Uri次提出Meerkat这个名字,因为他觉得猫鼬很有趣、很可爱,很喜欢社交,他们通常群居,并且常常聚在一起盯着一个东西看。

我用20分钟画出了图标,即使它看上去还不错,但感觉还是不如Air的图标好看。但作为一个新项目,这个图标还是挺合适的。所以,这就是Meerkat的来历。

你觉得差异化的用户体验和视觉设计,会不会帮你们在未来的竞争中取得一些优势?

有很多用户都说我们的图标很可爱,他们很喜欢这个产品的动物元素。这个产品的设计其实并非我所擅长——一般我会更善于干净、简化的设计一点——但Meerkat这类设计很见效。

即使App的UI不够好看,还是有很多人鼓励我们继续做出离奇的、有趣的品牌和设计。

对你和你的团队来讲,成功意味着甚么?

团队中所有人对正在发生的事都感到很激动,对行将产生的更感到无比兴奋,我们觉得我们真的给用户做了一件好事。但我不知道我们中是不是有人斟酌过成功是什么。如果你为某事奋斗过,并终究实现了它,那你只不过是做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已。如果你为此感到满足,那你会觉得其他任何事都很无趣,所以不要觉得你做成了某一件事,就是个成功者。

做好当下的事才重要。成功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大家都想得到它,但没人知道它具体意味着甚么。

你有甚么见解或建议给那些正在做颠覆式产品,比如视频类产品的设计师吗?

坚持你正在做的事,不断完善你的想法。

我们全部团队都知道视频直播产品应该是个甚么模样。但我们从不把它记下来或讨论它——那些只是我们出于本能的粗陋的理解而已。一旦万事俱备,好事情自然就产生了。即使你都没有思考过那个问题,你也能知道答案。

Meerkat的成功有一多半是由于我们已在视频直播这件事上做了很久了。我们屡屡失败,但仍坚持了下来。你要相信你坚持做下去的事,肯定有一个美好结局。

我们屡屡失败,但仍坚持了下来。

但事情从不会一开始就见效。坚持你的想法,不断完善它。

月经量多会贫血吗
月经迟迟不来吃什么药
月经量多能吃什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