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娄老根守山

2018-09-15 10:44:41

娄老根敞开土布褂子、腰上别把柴刀,脚穿褪了色的解放鞋,身后跟条大黄狗,每天穿行在崇山峻岭中,护林、防火。

老根孤身一人,在山头空旷处搭一窝棚,门前种几畦青菜,定期下山背袋米、捎点油盐生活。每天吃饭、巡山;巡山、吃饭,守了半辈子山,如今头发花白,仍不肯离开大山。他说他属于大山,他是山的儿子,他跟大山有感情,白天听鸟语、晚上听虫鸣,一点也不寂寞、孤单。

大山地处三省交界,是片原始森林,国家级保护区,风景好,空气清新,是座天然氧吧、绿色宝库。每逢节假日,时常有人上山游玩、野炊。摄影家喜欢上山采风、画家喜欢上山写生。老根巡山时,遇有游人,便用手卷成喇叭状放在嘴上喊:“喂——山上冒烟,罚款一千;山上冒火,拘留十五天。”并绕上前教育游人不能野外乱烧火,可到窝棚烧饭。游人听到老根的喊叫,报以感激的微笑。同时,用火也更加小心、谨慎。

老根最忌讳游人在山上乱烧火,只要被他发现,便会冲上前大发雷霆,×他娘。前年秋天,由于一对恋人在树林野炊,火星被调皮的风吹开了花,导致山火烧红了半边天,烧毁了半个山头,这事惊动了市、县领导和十余支消防队伍及附近千余村民。虽然,老根打火有功,得到领导表彰,但他认为这是耻辱,没有护好山,失职!把一座美丽的青山烧成了癞痢头。此后,窝棚成了游人烧自助餐的基地,老根“贡献”大米、青菜、油盐,客人带来牛肉干、方便面、矿泉水、饮料等,他们都会邀老根共餐、合影,并请老根讲大山的故事。这时,老根就像领导作报告似地,拉开架势,用手掌抹把沾满老酒和油星的嘴说,大山温柔时就像一位害羞的村姑,溪流是她的血脉;山泉是她跳动的心脏;云彩是她的衣裳;白雾是她的面纱。大山发怒时,就像一头猛兽,山洪滚滚、泥沙具下……

一天傍晚,山风呼啸,黑云翻滚,大有山雨欲来之势。山里的春天就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老根巡山归来,捶了一阵酸硬的腰,坐在门前举着竹烟筒吸旱烟。突然,大黄狗对着远方冒烟的山头狂吠不止。不好,有火情。老根飞也似地向那山头冲去,大黄狗在前面一路跑、一路叫,快接近大火时,只见“噼噼叭叭”爆响的火光中一女子在挥舞树枝打火,老根二话不说,冲进忽左忽右的大火中左扑右扫,他毕竟年岁大了,扑腾了一阵子,体力渐渐不支,整个人就像一颗失去根基的大树轰然倒下……

一会,一阵“哗拉拉——”的大雨倾盆而下,把越扯越高的山火迅速浇灭。雨停了,山,死一般寂静。老根紧闭双眼躺在冒着“咝咝”水气的焦黑土地上,大黄狗扒在旁边“呜咽,”一位披头散发、满脸漆黑的女人怔怔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夜色渐深,浓雾弥漫,山风阵阵,女人湿透的身体有些发冷。忽然,她就像从梦中醒来,爬到老根跟前,抱住他的头发疯似地哭诉。

“都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你。我是一位被人拐卖到山下村庄的苦命女人,逃到山上迷了路,本想拣些干树枝生火取暖……”

任凭女人的呼喊和摇晃,老根再也没有醒来。他的足迹和音容笑貌永远留在了大山。

丝杠清灰机
广州光通讯设备
山水圣邸效果图-杭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