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都信息港

当前位置:

点名的时候给我喊个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昌都信息港

导读

杨云海是某所重点大学的大一学生,他有个嗜好,就是逃课。自开学到现在都过大半个学期了,扳着指头算,他累计也只上了一个月的课。他有厌学情绪,也逃

杨云海是某所重点大学的大一学生,他有个嗜好,就是逃课。自开学到现在都过大半个学期了,扳着指头算,他累计也只上了一个月的课。他有厌学情绪,也逃课无数,大家给起个绰号叫“逃课王子”。不知是他头烧包的厉害,还是脑子进水了,别人问他为什么逃课,他说他不愿意把大部分的青春浪费到枯躁乏味的学习上。他要写作,当作家,这是他的梦想。他说,韩寒在高中学习一塌糊涂,还不是写了的《三重门》,人家也不是成了响当当的作家。  杨云海逃课那么多了,按理说,旷课积累的次数多了,就要勒令退学。当然,这要感谢班长罩着他。他和班长关系铁,平时以兄弟相称。他不上课的时候,班长都想办法子给他在点名册签个到。要么,杨云海会厚着脸皮用上一些损招,找一个人给他顶替上课。  有一次,学校举行一场逻辑学的公开课时,建筑学校的张宗浩来找杨云海的舍友玩。杨云海厚着脸,拜托人家给他帮个忙,点名的时候给他喊个到。张宗浩一脸木然,觉得他脑子有点问题,就没有答应他。杨云海死缠硬磨,陪着笑脸,非要帮他这个忙。张宗浩见他难缠,就答应了。还有一次,他实在不想上课,但又找不上顶替的人。他突发奇想,叫学校的楼管给他顶替上课。楼管一听,差点没晕过去。他表情麻木地盯着杨云海,愤愤地骂道:“你是个白痴,像你这样的学生出来就是社会的垃圾。”杨云海听了,倒不痛不痒,死皮赖脸地笑着,说事情之后,请他吃烤鸭,惹得楼管又气又好笑。  这不,这天,杨云海又懒着没去上课,待在宿舍里睡大觉。睡得正香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是班长打来的。班长说今天要来一名的讲师上公开课,上课之前要点名,所以全班同学都要到,一个都能不少。这么一说,杨云海犯愁了,看来今天只能硬着头皮去上课了。他揉了揉迷瞪的睡眼,揩了一把眼屎,就撒着拖鞋屁颠屁颠地去教室啦。  到了教室,同学们见他穿着一件肥大的短裤,撒着拖鞋,茅草似的头发乱的像叫花子一样,就奚落他:“逃课王子”成了乞丐帮帮主了。杨云海没搭理他们,就走到面的座位坐下了。他向来脸皮厚,嘴边老挂着一句话:脸皮厚天下。离上课的时间还早,教室里一片喧哗。有的围坐在一起聊天,谝闲传;有的在教室里嬉闹,你追我,我追你;有的交头接耳,嬉皮笑脸。这时候,杨云海看见从后门进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帅帅的,梳着从头,穿着一件笔挺的西服。他笑笑地坐到了张波旁边座位上,他们开心地聊了起来。杨云海心里一亮,他想,这下我有救星啦!这小伙可能是张波的同学,可能是从其他高校过来玩的,点名的时候,让他帮我喊个到,我就可以“逃课”了。  杨云海笑容可掬地走过去,很有礼貌地说:“同学,帮我个忙好吗?我现在有个急事,要出去,这节课不能上了,但是要点名,老师点名的时候,你帮我喊个到。”  小伙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笑了。  “行啊,我帮你喊个到。当然,你考试也不用考了,我到时候给你划个满分。”  张波突然蒙住了,眼睛瞪得圆圆的,眼珠子都快翻出来了。  “我晕啊,有没有搞错,你就是我们的……” 共 120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该如何诊断
昆明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昆明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