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都信息港

当前位置:

诛天帝姬 (4)因果报

2020/02/15 来源:昌都信息港

导读

诛天帝姬 (4)因果报飞回了薛玉卿体内十二翼上古飞虫传达给薛玉卿一阵阵愉悦的鸣叫,看起来蛊虫对于巫蛊和妖法之类的东西有着自己的偏爱啊!

诛天帝姬 (4)因果报

飞回了薛玉卿体内十二翼上古飞虫传达给薛玉卿一阵阵愉悦的鸣叫,看起来蛊虫对于巫蛊和妖法之类的东西有着自己的偏爱啊!而且今日的场景也坐实了‘十二翼上古飞虫’可吞妖术的传言,这对于薛玉卿来说可是大惊喜啊!

其实刚才薛玉卿原本想利用蛊虫收拢了那灰色云雾的妖法,在利用云雾为契机,用巫蛊之术反噬妖法的主人来着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十二翼小家伙这么贪吃,上来二话没说就把妖法给吞噬了,就连薛玉卿下命令的机会都没给。

不过薛玉卿也不着急,吞噬了也好,就算让十二翼事先熟悉一下这妖法的‘味道’,反正离十四天的限期还有三天呢,等期限到了,在敌人最松懈的时候,给‘它’最致命的一击才好。

在薛玉卿的世界中可没有以德报怨这一说,要知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呢?既然对方在背地里下了黑手,那就不要指望自己不要还击了…………

三天的时间眨眼而过,最后的一团雾气已经准时到达,十二翼已经蠢蠢欲动了,而薛玉卿强行压制了蛊虫吞噬的欲望,在云雾飞向薛玉卿之时,薛玉卿额头金光一闪,十二翼飞出,不过飞出的十二翼没有急急忙忙的吞噬云雾,而是煽动着翅膀,把金色和银色两种光华注入云雾之中,而随着光华的注入,云雾不断的变换着颜色和形状,直到颜色变得透明,形状越来越大,片刻之后,云雾‘砰’的一声完全消散在空气中,而这时薛玉卿看着消散漫天的雾气,嘴角轻轻扬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与此同时,在薛玉卿隔墙相望的薛长柔正把玩着青色的香炉,口中念念有词,好似催动着什么秘法,而这个时候,她完全没有注意到香炉不知从何时开始变换颜色,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直到片刻之后,砰的一声,香炉炸开。

灰色混合着金银两色的云雾一股脑的扑到了薛长柔脸上。

“啊…………”一声惨叫,划过了总督府的上空,一下子惊动了府内的大大小小,连大牌楼之后,坐北朝南正方那位也惊动了。

一群人灯火通明的赶到薛长柔的房间之内,薛玉卿自然是混在人群之中到了现场,遥遥看去,那个人比花娇,瑰丽灿烂的美人脸已经不成样子,满脸的水泡再加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斑点,格外的吓人。

看到此情此景,谁会想到眼前躺着的这个女人会是惊艳了整个江西的美人薛长柔呢!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府中的老爷和夫人,就就是薛玉卿的父亲以及后母急急忙忙的来到现场。

“都杵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叫大夫啊。”薛文昌到了赶紧斥退了旁观的下人,组织人去请大夫,而这个时候,薛玉卿的后母,现在的薛夫人抱着昏倒的薛长柔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这段时间,这位薛夫人可是忙的很,处处神出鬼没,薛玉卿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她的人影了,听下人碎嘴,说她正忙着正事,也不知道是什么正事。

看到正主到了,薛玉卿收敛起所有冰冷的表情,赶紧换上惊慌失措以及悲伤的表情,小跑着走了上去,问道:“父亲大人,长柔妹妹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被人用妖法害了。”薛玉卿极为紧张的问道。

薛文昌现在本来极为烦躁,无缘无故在自己的府邸,自己的女儿无声无息的被伤成这个样子,任谁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去,本准备呵斥前来看热闹的人,不过一看来的人是自己的大女儿,薛文昌也不得不暂时平复自己的火气说道:“没事,爹爹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你妹妹的情况待会有分晓了。”

“恩。”薛玉卿乖巧的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了,退到了一旁,这个时候自己的戏份不宜太多,给父亲留下一个姐妹情深的印象已经是加分项了。

退到一旁之后,薛玉卿用眼微微的瞟了一眼现在的薛夫人,也就是薛长柔的母亲小薛氏,看这位也是起来的慌忙,还未来得及梳理,只披了一件金松鹤纹绸缎偏襟褙子就出来了。

众人就在院内等候,小薛氏以及几个贴身的丫头则在薛长柔的闺房内来来回回的忙道着伺候着,半柱香的时间,大夫就赶到了,一来是时间还不算太晚,大夫还没有正事入寝休息,再者就是总督大人有请,就算休息了也得赶紧爬起来。

来的这位大夫,薛玉卿也算认识,他可是江西界内数一数二的大夫,人送外号:长青枯木,自号:莫先生,是治病救人的能手,在大晋王朝也能排的上号的。

经过莫先生的一番诊断之后,莫先生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怎么?很严重?”薛文昌还没有说话,小薛氏已经抢先问道。

“这个…………”莫先生组织了一下言语逻辑,问道:“二小姐这段时间在修行什么道法吗?”

“什么意思?”薛文昌问道。

“我观二小姐的情况,不像是生病,倒是…………”莫先生微微一顿的说道:“像极了道法反噬的情况。”

“道法反噬?!”小薛氏好似想起了什么,趁着众人慌乱之际,眼睛四处游动,好似寻找什么东西。

“不应该啊!”薛文昌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小声的说道:“现在长柔的‘心境’还没有完全的成熟,为了让她‘心境’纯净如一,我已下令暂不授她任何道法,让她好好打磨自己的境界,为以后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地基,莫非是谁违背我的命令,私授长柔道法…………”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薛文昌连忙问道:“莫先生,小女是否还可医治?”

“在下不才,倒是可以平复二小姐体内反制的道法,但是…………”莫先生微微停顿了一下。

“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先生请说!”薛文昌看莫先生停住了话,连忙说道。

“在下虽然可以平息二小姐的伤势,但是已经毁去的容颜,在下就爱莫能助了…………”莫先生用很是悲痛的声音说道。

“什么?!”薛文昌还没有说话,小薛氏却是一声惊叫。

“狂躁。”薛文昌狠狠的瞪了小薛氏一眼,随后尽量的平心静气的说道:“望求先生辛苦出手,求小女于水火之中,我等定感激涕零…………”薛文昌微微一拜说道。

“大人严重了,救人治病乃是在下的职责,为大人效力,岂敢言辛苦…………”莫先生一副受宠若惊的说道。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