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都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思路小说泥木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昌都信息港

导读

在我们这儿往往把“二”发音成“泥”,或许是一种古音的读法,没去究竟它也不求甚解罢了。“泥木头”按照普通话的解释,就是“二傻子”的意思。说来实

在我们这儿往往把“二”发音成“泥”,或许是一种古音的读法,没去究竟它也不求甚解罢了。“泥木头”按照普通话的解释,就是“二傻子”的意思。说来实在很无奈,有些绰号会无来由的跟上人一辈子,不管你喜欢或者不喜欢,甚至讨厌,都会像一个影子一样,即使你怎么甩尾,也都摆脱不了。  泥木头是我的一个同学,其貌不扬,也没多长一只角和多甩一条尾巴,就一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人。他虽然归不到坏人的范儿里,可做的事是真的倒了八辈子的胃口。  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泥木头一直来没怎么质变,按面相来说,是个老实人,甚至还有点君子相。他和很多人一样按部就班,上班下班,结婚生子,稳稳当当的,还甚至有点怕老婆。偶尔上他家做客还像做贼一样,临走时都忘不了把一切都恢复原样,就连烟味都得用旧报纸扇出去,还得撒上花露水,就怕他老婆回来嗅到,叨比叨地烦死他。他老婆目的也算单纯,是要绝了朋友的种,只在乎她一个,其余女的都是墙上的画儿。  一回好不容易乘老婆不在,去他家同学小聚,咱几个见了美女突然心血来潮,打赌吃了二十来个生鸡蛋。临走时又是墩地又是扇风,就是忽略了把鸡蛋补充到冰箱里,还是被他老婆发现,于是插着手高音喇叭般在屋里骂了半天。颇有得理不饶人的气势,哎,不就几个破鸡蛋嘛。  后来证实了,叫得凶的,往往是不会咬人的。  怎么摊上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夜叉般的老婆,泥木头都快郁闷死了,不打紧,不打紧。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一个女的,相貌一般般,但有一股狐媚气,按古人的说法就是狐狸精投胎的,属于妲己之类。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估计她是典型的水生动物,上了一次床后,泥木头就和他原配快刀斩乱麻地离婚了,理由很简单也很干脆,性生活不和谐。  那是有比较了。吃惯了蔬菜,偶尔尝到了肉滋味,那感觉杠杠的。  那边哭天抢地,这里兴高采烈。  他奔走相告,逮谁告诉谁,说他的阳痿病被那仙医好了。这些吊事,至于那么大张旗鼓吗?后来才知道,这药很贵的。  没想到,打那以后,不靠谱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出来,层出不穷。  那仙的药贵的离谱,使泥木头时常捉襟见肘,银子全填了无底洞。不是紧紧腰带就过去的事了,要面子就会伤里子,他借遍了身边所有人,也基本都是肉包子打狗的结局。他也明白,这么下去早晚得死翘翘,于是乎,脑子一拍想当然的做起了股票经纪,至少有一批活钱在手里捏着。于是,人模狗样的穿起了杂牌西装,挂起了猩红的红领带,背着放着手纸的电脑包,四处招摇。  钱倒是筹了不少,像是大冬天掉进冰窟窿一样,还没怎么听见声音就沉了。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屁股再屏幕前还没坐热,股票就开始一直飘绿,像秋天的落叶一样,一直掉啊掉啊,把投资者的钱造得只剩下树杈了。  于是乎,新一轮的借钱开始,去补窟窿。那仙看看砻糠里实在榨不出油了,拜拜远走高飞了。  信任危机像华盖一样的时候,面子再大也大不过它,就是说出天大的花来都无济于事。萝卜就是萝卜它当不了人参。一次同学打电话来问旁边的那个朋友:姐们,泥木头问我借钱,数目不小。因为好久没见猛地冒了出来,水性不熟,能不能借?  那姐们回答得嘎嘣脆:借也可以,不过要做好思想准备,老虎进去猫出来,鳄鱼进去壁虎出来,你穿着西装进去剩个裤头出来。  边上早有人掩嘴嗤嗤笑了:难道男的进去还女的出来不成?  说实话,这哥们算幸运的,下水还知道试试水的深浅,不然又噗通一声。  聊天时,阿Q说了一件她认为好笑的事。说一天泥木头打电话给她说有钱还了,阿Q当然高兴罗,多少年前欠的钱了,好在家庭还算殷实,只能比如拉屎把皮夹掉到了茅坑里被水冲走了。阿Q当时心想真是老天大发慈悲了,不知道今天是观音菩萨的还是耶稣基督的生日。  没想到泥木头话锋一转说:不过你还得借我两万,我得给人行行长送一份大礼,不然二十万贷款贷不出来。  阿Q觉得自己像坐过山车一样,从一个高点迅速落到了冰点,她连想都没想,回答很干脆:没钱。  泥木头还是不死心说:那我只能问别人开口了。不过,这次恐怕就轮不到你了,可仔细想好了哦。  嗤嗤,格老子,到底谁欠谁?  好在阿Q老甲鱼裙边拖地,泥木头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拉什么屎,没再上当。想想也是,这老套的添油战术还能骗得了谁呢?从此举动推演,泥木头这个绰号没白起。黔驴算是技穷到头了,就是吃屎也不来点新鲜的。  不过也有,老M就上了他的当,而且屡试不爽。  老M就没那么幸运了,按泥木头说起来,这是他这辈子铁的哥们。都说人不能犯同样的错误,那就老实了。次叹气时,已经借给他二十万了,等到第六次叹息时,已经借出了六十万了。真不知道泥木头用的是什么伎俩,老M实在放心不下那辛辛苦苦节衣缩食省下的钱,就让女儿到泥木头这里去上班,并且千关照万嘱咐,千万要盯住这已经离开口袋的钱。  更坏的事情终于又发生了,像是被天雷劈中的概率。老M比孙权还冤,不仅赔了钱,还搭上了漂亮的女儿。真是炒股炒成了股东,送女儿上班还成了丈母爹。那女儿不知吃了什么迷魂药,还是被彻底洗脑了,竟然帮着泥木头骗自己亲生老爸。那个和她老爸一般大的铁哥们,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这招狠,狠得忒缺德。  一天,老M接到了女儿的电话,话音很沮丧,哭着说自己被债主给绑架了,要二十万来赎人,不然就先奸后杀,杀了还奸。老M手脚冰凉,一屁股瘫倒在地上。同时泥木头也证实了这一点,说是大意了,现在自己也正在筹钱。不过难哪,钱一下子还筹不到。股票割肉的话,你的本金就打水漂了。再说就是股票割肉也得等到星期一,等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  老M说:那么就报警吧。  泥木头说:对方说报警的话,那就等着收尸了。  老M没多想,就把钱打了过去。他已经是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输在了新招上。看来泥木头鸟枪换炮了,手段见长。  打那以后,泥木头如泥牛入海,和老M的闺女做了亡命鸳鸯。有人说:他们去了临安躲债,顺便养精蓄锐,等待股票翻身,准备东山再起。还有人说:他们去了安吉深山承包了一片山林,养鸡养鸭,做起了新农民。  老M都快疯了,连杀人的心都有。   共 23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男科医院
昆明专治癫痫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哪家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