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都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滴水的铜铃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昌都信息港

导读

我刚从新疆来到河北的时候是十二岁,当我迈进奶奶那高高的石头门槛的时候,产生了一种芝麻开门的幻想,因为大院的门口立着两扇石门,石门是用铁条裹着

我刚从新疆来到河北的时候是十二岁,当我迈进奶奶那高高的石头门槛的时候,产生了一种芝麻开门的幻想,因为大院的门口立着两扇石门,石门是用铁条裹着石板做成的,这石门现在已经用不上了。听爸爸说是爸爸的爷爷那一代,为了防御土匪的祸害而特意请了手艺精湛的石匠和铁匠珠联璧合打造而成的。  院子里除了石门之外,墙也是石条砌的,裸露在外的一面还雕了梅花和小鹿一类的图案。除了石墙,院里还有石阶、石槽、石桩、石井台。这里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葡萄、什么叫变形金刚,不管男女,只要是会玩的孩子,怀里都揣一块薄厚均匀的石片,玩的时候一人立好石片一人投打,打中了就是赢家,他们管这种游戏叫打岗。我来到石院不久,就喜欢上了这种粗笨的游戏。  父亲的兄弟众多,七叔因为小,因此得到爷爷的偏爱也多。妻随夫贵,这家里的人在不敢招惹七叔的前题之下,更不敢轻易招惹七婶娘,所有的婶娘们都怀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心理,避着七婶娘。常言说柳絮比树叶飞得高,都是大风吹上去的,在那个时候我虽然很小,但是也明白七婶娘是故意依仗着爷爷的威风耍刁的。听五婶娘和六婶娘说七婶娘是识字人,以前曾教过学,后来遇上七叔就做起专职夫人了,也当起了家里的大掌柜子。  在我的记忆中,七婶娘平时除了躺在大床上睡觉就是听半导体,偶尔,有时出来晒晒太阳,长长的头发拧成一根麻花粗的辫子,辫稍子上用红绸子布条扎个花什么的。七婶娘把她那张大白脸抬得很高,样子傲气而自信。她的女儿却从来不收拾,也不过问,总是让奶奶拉扯着。孩子很大了,奶奶对她说去你娘屋里给奶奶和你娘拿盒洋火柴。谁知道孩子竟然走到三婶娘的屋里要火柴,她没心没肺,不知道她的母亲是谁。  七婶娘可以说是一个不同凡人的凡人,大家都说她生得很冷,尤其是她不愿意听到我们打岗声,就给我们留下了很牛气的影响。假如她在睡觉,我们在天井中是根本不容许呆的,更不要说打岗了。  一次我和三婶娘家的大哥实在是忍不住了,没等七婶睡起午觉便砰砰啪啪打起岗来。七婶娘那里能容得下我们对她的公然冒犯。她自我主观意识告诉自己,她是这个家庭贵的人,这个大家庭的所有成员都得以她的喜怒哀乐为中心。她披散着头发从门缝里挤出半个身子说:大晌午的越发没教养了,你们不睡觉难道别人也别睡吗?  我吓得把石头搂在怀中,撒开丫子打算逃跑。大哥说:你睡你的,我们玩我们的,你今天睡一下午,难道我们还在屋里避你一下午吗?  我见七婶的脸如冰雕一般寒冷,但是转瞬见呼哧一下笑了。她抬腿迈出高高的石头门槛和大哥说:哟——紫君,你可长本事了!怎么能和你七婶娘我这样说话呢?我是为了你好,怕你在日头下中暑,你却混赖起我了,再说你的功课做得怎样,我又怕你爷爷哪一天问起来,你又贪玩没做好,爷爷又要生气打你,好了,我也不解释了,在这个家中我一肚子好心肠全成了蝎子尾了,我也不说你们了,你们进来,七婶娘有好吃的给你们。  我经不住七婶娘所说的好吃东西的诱惑,只感觉到舌头底下的那根筋酸酸的一下,口水便溢满口腔,我问大哥:大哥你说该去不该去?  大哥也一定馋得够呛,反问我:你说呢?  正在我们踌躇的时候,七婶娘冲着门外向我们招着手。我们不由地被她那黑洞一般的引力席卷进去。七婶娘的屋子特别干净,一只肥大的黑猫半躺在锦缎被褥上,两只雪亮的圆眼直瞪得我有些发毛。  七婶酿打开拜匣子,从里面掏出一个幽蓝的罐子,笑眯眯地说:吃了我的东西以后一定要替我干活,不然我就不给你们吃了。  我着急地点了点头,恨不得让她马上从罐子里拿出那神秘的食品,分享给我们。  七婶娘见大哥不说话,特意问他:紫亦是小姑娘,干不了活,主要看你了,假如你不愿意,我就只能给紫亦自己吃了。  我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大哥,希望大哥很爽快地答应了七婶娘的条件,免得夜长梦多,到嘴的鸭子给飞跑。令我欣喜若狂的事清终于发生了,大哥点了点头,小声地回答:我愿意。  七婶娘拿了一双筷子,从罐子里捞出两块风干腌羊肉。笑嘻嘻地说:这可是新鲜货,你们的娘恐怕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一口。大哥问:七婶娘,我听奶奶说你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吃斋信佛的人,你怎么就吃起肉来了?  我看到七婶娘脸上的肌肉哆嗦,长长的睫毛透出一股杀气,但是这种杀气又在眨眼间如落入水中的雪花,融化开来。她不自在地回答:这可是给你爷爷吃的东西,我是从来不动的。大哥又问:那么,爷爷是经常过七婶娘的屋里吗?  七婶娘摸着大哥的头说:你看这孩子就是聪明,以后老韩家可全靠你了。好了,拿着羊肉边玩边吃去吧,可别喝凉水,吃了荤腥忌讳喝冷水的。  出来后我怪大哥多事:人家给个脸你还想上人家的脑袋,真不知好歹。  转眼到了夏天,大哥带着我们到井台上玩起打岗。大哥警告大家说:谁都不允许进围着水井的石栏杆,那井水可深了,掉进去可就别思谋着活命。大家都齐声答应着。  因正是酷暑季节,七婶娘买了水货都要提上冰凉的井水浸泡果子来解暑。一天中午,家里的大人都到外面干活去了,七婶娘提着一小桶翠绿的葡萄来到井口洗,大家打岗正玩得浑身是汗,只听七婶娘哎哟一声,大家跑过去问七婶娘发生什么事了。七婶说她手腕上的银镯子掉到水井中了,并且指着鲜凛凛的葡萄说,谁要能给打捞上来,就赏一串。  兄弟姐妹们互相猜测:  这东西是琉璃做的吧。  不是,是冰做的。  好像绿玛瑙。  能吃。  不能吃。  我想不到我们新疆的葡萄会有今日的图腾。我勇敢地摘了一枚,放到嘴里,顿时只觉得口中甜甜的一酸,香得大家伸着脖子直咽唾沫。  大家对葡萄再香也不舍得付出生命的代价。七婶娘见大家无动于衷便对大哥说:我看这伙人里只有老大勇敢,如果失去这次机会,你们的娘一会儿回来了,那你们这辈子可永远也吃不上了,这东西可好吃着呢,又甜又酸的。  大哥还是没有作声。  和大哥说:大哥你就下一次井吧,我们用绳子系住你的腰。七婶娘嘻嘻一笑说:不下的话,我可就回去了,反正就是个银镯子,大不过让你爷爷请银匠再给我打一只,我也不稀罕。  说着提着小桶正要走,大哥说:站住,我下。  大哥说着,飞快地脱掉上衣,用衣服擦了擦汗精精的身体,跨过石栏杆,慢慢地踩着光滑的井壁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大哥从水井中爬了上来,冻得全身哆嗦,肌肉都凝结在一起,他上来后爬在井口,半天都没缓过气来,七婶娘问他:东西找到没有?  大哥哆嗦着伸开手指,我看到只有豌豆大小的铜铃,还挂着易吵透的水珠。大哥说:没有银镯子,只有一颗铜铃。  七婶娘哈哈笑着说:也许我把银镯子放家里了,你们吃葡萄吧。  大家一哄而上把葡萄抢夺干净,大哥慢慢地站起来爬过洁白光滑的水井栏杆,走回三婶娘的屋里。当天夜里,大哥病了,高烧,总是在说胡话。  第七天的清晨,大哥死了,死的时候三婶娘还在七婶娘的屋里为大哥喊魂累得死去活来。  从此以后打岗的声音在大院里也逐渐消失了,只听到七婶娘屋里那只黑猫的叫声。  若干年后,我又回到那个石头大院,爷爷奶奶已经故去,院内亲戚们活着的都搬到市里居住了,各房的门窗都用水泥糊得密不透风。一只黑色的老猫从井台上一闪而过,脖子上挂着的铜铃清脆地响了一声,我浑身一震,想起了七婶娘养着的那只黑猫。 共 28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包皮包茎饮食保健的相关事宜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情之一字1

下一页:2010年护士工作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