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八万里走单骑

2018-09-15 10:13:41

那年相亲,我到约定地点时,迟到了半小时。也不管他们是不是还在等我,只顾拧着眉,认真打量一辆破旧不堪的自行车:斜支的撑架夸张地斜着,谁若不小心喘口粗气,它准要借坡下驴,躺倒在地好好儿睡那么一觉。我有点踌躇:我的车停这儿吧,它轰然一声倒下,蹭着我的新飞鸽咋办?要停别处吧,远离视线,这人来人往的,飞鸽要飞走呢?

屋里出来一中等个儿的小伙子,笑呵呵接过车子,停在破自行车右侧。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点:这么个小人儿,不会是那人吧?

不是他是谁!屋子里就我那闺密两口子,再无他人。我的脸色不难看也不行:他那个头,至多跟我一般高。前提是我得穿最平的鞋,还得稍微谦虚地弯弯腰才行。嗯,就算他笑容甜蜜说话中听,就算他极有才干能力超强,可总得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儿呀!咱虽不是倾城倾国貌,可也是小有名气的俊女子,珍重了这么多年,一次像样的恋爱也没敢谈,难不成大家以为咱嫁不出去?

十八岁女师班毕业,三年后,除了我还在那孑然独立,其他的同学都当过新娘,开始当妈。可这不是随便把我给打发出去的理由。勉强呆了一会儿,我坚决告辞。他追出来,要送送我。

哎,什么人嘛,一点都不会看脸色,根本没戏!我一声不吭,推起崭新的飞鸽,扭头就走。他那辆老旧的飞鸽,会不会在我身后轰然倒地,就像这次极其不搭调的相亲?

身后果然传来夸张的响声,连续不绝。我侧目而视,他推着破自行车小跑着跟上来。我说别送,你走吧。说着右腿一扬,上车,轻轻一蹬,伴着链条悦耳的声音,自行车轻快地向前驶去。他不吭声,急急忙忙蹬车,“卡啦卡啦”响在我左侧。我觉得满街的人都看着我,看着身边这个骑破自行车的小个子。我涨红了脸,稍稍使劲,车子飞驰起来。

过几天,下着雨,我正在办公室批阅作业。他推门进来,我愣住了。那次相亲后,没轮到我发火儿,姐姐就把我那闺密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事儿,不用说早就结束了。

他说领导让下乡,老天不让,避避雨行不?没等我表态,就进来了。微微笑着,用好听的男中音说些有趣味的话,中间还出去清理自行车上的泥巴。他走后,才发现他把伞落下了。我冲着那把伞发了阵子呆,弄不明白是巧合还是他的心计。

果然,没几天他又来了,我把他挡在门口,问取伞吗?他讪讪地笑,脸红了。接住我伸过来的伞,眼皮一低,进了屋子。早早想好的逐客令,在嘴边打几个转儿,又溜回嗓眼里了。渐渐的,他真像好朋友似的,没几天就来一回。我习以为常,同事却警觉起来,问是不是男朋友。别的同事马上否定:骑破自行车的那位呀?不可能呀,小文再怎么着也找不那样的嘛。

是的,我怎么能找这样的男朋友呢,个子不高也还罢了,怎么就能骑那么破的自行车?那段时间,我热衷于心理测试,用各种各样的测试手段来测试自己和一切肯配合我的亲朋好友。当然不包括他,那不是太抬举他了么。但是这不妨碍我用心理知识来解释他的行为:一个体体面面的小伙子,甘心骑最破的自行车,定然是安于现状、不求上进,有什么前途可言?再以他满脸谦和的微笑和温良恭让的话语为佐证,毅然决然地给他下了“小男人”的定义。

哥哥闻风而动,专门找我谈话。我极力表态,哥哥还是不放心,给我面授机宜,如何消除“破自行车”带来的负面影响。呵呵,哪个待字闺中的漂亮女子,不都端起高高的架子,待价而沽?我的如意郎君即使不是骑白马戴王冠的王子,总不至于沦落到骑破自行车一路卡啦卡啦唱歌而来吧。

下次他来,我板起面孔,说了很多伤人的话。他处变不惊的微笑没挂住,垂头呆了好半天,轻声赔了不是,转身走了。推着自行车,卡啦卡啦轻响着,慢慢走远。

正是夏花灿烂时,没有他出现的日子,空气有些稀薄,我莫名其妙就伤感、生气。上了几回街,好几次发现人群中有他的身影,他的笑语,仔细一看,原来认错人了。有些难过时,我强迫自己想他小小的个头,破破烂烂的自行车。心里却有个声音辩驳:个子不高能算他的错吗,又不当运动员,再说,只是不高而已,谁让你大个子呢。你若是女子中的中等个儿,不正好矮他半头么……骑破自行车,一定是缺点?不正说明人家实在,不慕虚荣么?年轻人就怕浮华!这老旧的自行车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感人的故事……哎,也没机会问了。

一天,他忽然出现,形容有些憔悴,直直地立在门口,说就是想看看你,看一眼就走。我的眼泪下来了。从那天起,我们正式恋爱。春寒料峭时相的亲,这时,已快放暑假了。

然而问题也来了。在这期间,有好几个提亲的,据说都是真正的白马王子,人才、背景都无可挑剔。第一关在哥哥和父母亲那里,先认真地挑选着,衡量着,这一挑拣,就几个月过去了,终于定下一个见面的。我自然不去见面,“破自行车”的事儿只好浮出水面。家里人很生气,生气“破自行车”的不堪,生气我的不懂事。

我也生气:当时还不是你们要我见面的。

亲人们说,呃,呃,当时,当时不是说精干得很的小伙儿么?

那这个,未必就跟说的一样好。

我不相亲,他却也不能到家里找我。长长的一个暑假呢,恋爱中人,哪个不是一日三秋呀。在家里窝了几天,我趁母亲不注意,骑上崭新的飞鸽,直奔他的宿舍。

没来时想来,来了,却满心眼里是亲人们的规劝。从小到大,还没怎么违抗过家里人的意愿,并且,说到底,他们也还是为我的未来着急么。这么一来,我从一进门,眉头就紧锁着。他怜惜地看我,除了变戏法似的拿出各种精美的零食外,再没别的法子驱除愁云。

过几天,家里忽然来了俩贵客。一位是父亲多年的至交,另一位是哥哥最敬重的上司。这两位,原来是他家里请来的媒公。两位大媒公碰了软钉子,折戟而返。我从图书馆借来大抱小说,决心一心读书,不闻不问身外事,顺其自然。

又一个雨天,他的破自行车出现在我家门口。在我惊奇的目光里,他一边擦着脚上的泥,一边亲热地问候我母亲,落落大方地走到正屋,问候父亲。父亲坐沙发上看报纸,勉强应承着,自始至终没抬眼看他一眼。他走后,母亲轻轻叹息说,个子再能高半拃就好得很么。父亲说,关键不是个子,一个药剂师,一辈子站柜台前取药,能有啥出息?你看他骑的那车子,你能再找比那还破的?父母亲争论不休,我转身躲进自己的房间,狠狠读小说。

此后,几乎每个礼拜他都来,来了不是跟父亲下棋就是和母亲聊天,抽空儿把我从书堆里拉出来,认真看看。我家在郊区,离城里也有不远的距离,有段路正在翻修,天晴尘土飞扬,下雨满路泥泞。

苦心人天不负。父母终于同意给我们订婚了。订婚前,他拥着我,看着窗外,说我毕业那年,跟女友到他单位玩,他就把我存心里了。过两年,打听我还没男朋友,才下决心追求。他这么做也许害了我,我应该找个比他更好的,他害怕我跟他受苦。过了一会儿,他说,就算是要饭,他也要让我先吃饱。他说了那么多话,那么风趣、幽默的话,都忘了,单记着这句。

订婚时,他送我的手表能买好几辆自行车,给我买最新款式的女车。我让买辆自行车,他把那车推到修理铺,大大整修了回,又推回来。那车,是他的父亲、我的公公买的,是他们村的第一辆自行车。后来,为了让他骑车上学,每周一,公公半夜起来步行上班。

婚后一个时期,那辆破旧的自行车是我们家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我怀孕时,他在后座上铺两块新毛巾,看我坐好了,踮着脚尖一蹬,车子就稳稳地向前驶去。

薄膜拉力机
光纤热缩管图片
三箭·瑞景苑周边配套-济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